他們是誰

[夏菽]

「藍絲帶」、「愛字頭」與黑社會不同。黑社會多戴口罩,不以真身示人;前者則不介意粉墨登場。

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許多人批評他/她們巖巖巉巉、有礙觀瞻、笨手笨脚、屢創笑話。大概市民早已教化,搞社會事,是斯文有學識的專業。今日,無論保皇民主、基層商界,議員,律師、社工、教師等專業人士。商家已覺銅臭。現在「藍絲帶」、「愛字頭」亮相,令人有混帳世道之感。

這邊廂日日恐嚇外國勢力滲透,那邊廂天天被指收錢做事。空穴來風,即使有幾分事實,也難涵括所有參與者的不同。「藍絲帶」、「愛字頭」甚麼人?撇除糊里糊塗或貪圖小利者,也有不少市民參與其中,當中尤以司機、店主、公務員、小白領、同鄉會、社會團體中人居多。在一些社會學研究中,絕不凑巧稱他們為「中產下層」(lower middle class) 。他們喜自稱「平民」,或「夾心階層」。

「中產下層」沒甚麼風光歷史。作為一個人數龐大鬆散的社會階層,他們沒有像「中上層中產階級」般推翻封建皇權、打下資本主義江山的威風。也沒有像工人階級推動革命,令資本家聞風色變的霸氣。他們倒像馬克思《路易‧波拿帕的霧月十八》的小農階級,「不能代表自己,要由別人代表」。他們附從權威,最臭名遠播是支持德國的希特拉上台。

「中產下層」的特徵是,他們不是工人階級,但同樣胼手胝足,自食其力。他們是小店主、工匠、文員、中下級行政人員、公務員、中下層專業、自僱、有點積蓄的退休人士。擁有自己物業,但無法大富大貴,任何風吹草動,必首當其衝,一生努力,頃時化為灰燼。他們自知不能攀上尚流,但雖不能致,心嚮往之。平時自覺高工人一等,所以最怕階級下流,怕成為同是天涯淪落的(工)人。

「中產下層」文化並不高雅,但有基礎學識,關心子女,是城市社區脈動的樞紐,歐洲市鎮自封建以來即已如此。城市的統治者善用他們,用香港例子,是各類公益籌款、清潔滅罪,平息民變的別動隊;業主法團、諮詢委員是其社交場合。小店主,人脈廣泛,公務員,與民政處沆瀣一氣。不過,他們亦不滿政府與財團地產虎狽為奸,也不滿福利主義「偏幫」窮人,自覺是夾心階層。

他們最恐懼是社會動盪–因他們的命運最為脆弱。工人有時會團結起來,中上層中產則擁有權力,但「中產下層」紛紛云云,也像他們的生意一樣,目光短視、自我惡鬥。不過一旦工人階級團結起來,或社會動盪,他們就團聚起來。他們往往因外力才亂七八糟結集,支持有勢力者,回復社會秩序。為保利益,他們會支持排外政策,常常成為法西斯主義或極右信徒。

社會經濟結構如何塑造社會人格,對這方面有興趣的朋友,可參加即將開始的「心理分析、襌、馬克思主義:弗洛姆工作坊(二)」。然而人非被動,歷史上亦常有「中產下層」參加革命例子(只是常被認為不可靠,相反說法可參考E. P. Thompson的研究) 。我們平常的社區工作,面對大量「中產下層」,有些平時與我們也關係友善。如何將之轉化成進步的基層聯盟,將是「後佔中時期」我們的重大議題。

參考

Arno J. Mayer, ‘The lower middle class as historical problem’,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47(3) (1975):409-436.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