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做不了,就我們做! -記佔領區的垃圾分類回收

作者:ok tak

● 前言

金鐘佔領區村民眾多,留守者、支援者的日常活動少不免產生固體廢物。處理垃圾的食環署聲稱馬路封鎖,以致未能派車運走場內垃圾。幸得一班熱心市民,由運動初期已在場內一角做回收站。

● 遇上了張生

在一個星期日早上,我終於下決心要幫手做分類回收。初到步只見回收站已有不少物資分門別類擺放,無從入手。東盼西盼躊躇之際,便在回收站附近找到張生指點一下迷津。

● 原來分類得咁仔細

張生頂著一頭白髮,帶著一張透紅的臉,說話從容不迫。他先向我介紹對著行人通道的清洗區,把梳打粉倒到水裡,然後用百潔布擦洗丟棄的飯盒和其他器皿如紙杯膠盒等。

清洗區另一邊是放著各類廢物的膠袋和紙箱。除了街上見到的廢紙、金屬、膠樽,還有更仔細的分類!

認真處理一個飲品膠樽,要把裡面的液體倒走,水的話可以倒到清洗區的膠桶,張生說這些水可以用來洗東西,不要浪費。下一步是沖一沖裡面,以免滋生蚊蟲。然後是扭開樽蓋,將其放到收集樽蓋的袋子。原來製造樽蓋的塑料與樽身不相同,不能放一起再造。其次,扭緊樽蓋的膠樽,會佔較大的體積,不利運送。所以第三步是踩扁膠樽,之後把同樣用不同塑料的招紙撕下來。張生提到,把膠樽弄扁,招紙便會容易撕下。

單是膠樽已經可以分成四種東西,事前完全沒有想過。

● 生化武器!味道,有蟲,空氣中的卵。

待處理的垃圾裡,有一個食肆背衫袋包著各種用餐後的垃圾,應該放了超過一日,打開看見慘不忍睹的景象。當時第一個想法是包起來裝作看不見,逃避。但見到有一個收集用的黑膠袋放著曾用過的紙巾,便萌生第二個想法,真的要分得那麼仔細?

在袋裡找了幾件物品,多番詢問張生:沾了食物殘渣的紙巾能放到那個袋嗎?「對,不緊要的」那個裡面有沙律醬的塑膠包裝要不要先洗?「摺埋佢就得,咁就唔會惹昆蟲。」然後嚥下口水,將手插進去,挑出各類物品,傳統上稱作摷垃圾。

在旁邊有其他熱心市民解釋,其實是想把可以生物降解和不可生物降解的物品分開。可生物降解的東西放到堆填區,在幾個月後便會腐化成大自然一部分。但混在不可生物降解的膠袋入面,可能千年也不會腐化。

那一袋還有雞骨,排骨。我又問張生,是不是可以做廚餘?他說「是呀,你找個雪糕桶另外放,果皮就放那些蒸餾水樽」原來廚餘也有不同的功能。一般的廚餘多是變作肥料,而果皮那些,只要加入一些特別的糖,就可以將其轉化成酵素,可用作清潔。

在這之前我一無所知呢。那袋垃圾也有很多未知。我把眼見能分開的都拿出來了八八九九。然後,就驚見在蠕動的東西,我不禁想倒抽一口涼氣。

同行的友人說,蛆蟲是空氣中的卵孵化而來,他們有助廚餘腐化。於是我立即把食物殘渣都倒廚餘桶。把膠袋反轉放到水洗,這是錯誤的,我不小心把蟲帶到水去。一條條好生猛咁蠕動!

凝望著那桶水,已經不想插手。連忙又問張生,有冇得換水的呀?

水唔易攞架,張生道。我滿帶懷疑,不是到廁所就拿到嗎?再問一次。張生仍然說係唔易架。雖然最後還是把有蟲的水倒到馬桶,沖掉,再到洗手盆盛乾淨的水。一邊想,乾淨的食水本身真的不易攞。

● 做過一次就唔會亂咁撈埋一齊

我在回收站只待了兩個小時,能學到,見到的事實在很多。更重要的是,做了一遍清洗程序、摷垃圾,相信你會在廢棄垃圾前,一定不會再亂把不同可回收的物品放在一起打包!如果要說在整個運動中取得一些實質的東西才可以離開,我一定會說至少要學懂處理垃圾分類!

● 運動?革命!

各種原因,我們一直只用「運動」來形容這次佔領,但我相信不單止參與者和廣大市民,能開始處理垃圾分類,這次佔領,肯定是一場生活上的革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