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更夜

[夏菽]

收到短訊:「一群來歷不明,人數上百的口罩人,正從演藝學院向佔領區前進。消息有待証實,大家小心!」

現在是晚上十二時,我們是金鐘巡更隊,成員主要是社工及學生。自昨天旺角出現黑幫聯群結黨打人,金鐘這邊便很緊張。尤其晚上,集會人士散去,據守邊緣哨站的市民便十分孤立。昨天,有人在草叢發現刀和磚頭。

告士打道近分域街有一個孤懸哨站,十來個青年,自佔中以來便守護這裡。有次搭訕,知道他/她們之前並不相識,佔中後,想做些事,於是守護這個哨站。他/她們大部分有工作,一個女孩請了兩個禮拜假,老闆問她:「佔中吖?」另一個在這裡已經幾日,臨出門口,父親知她佔中,逕直給她一巴掌。

大家立即動身,並順道通知分域街的人,卻發現少了亞肥,原來他仍爬在地上。

「還在做甚麽呢?」我問。

「我在戴護膝」。亞肥右手戴上護肘、左手又戴了一隻,像條大泥鰍。

「你以為打仗咩?」

巡更令你接觸很多人和事,令你瞭解佔領區是如何在沒有中央組織下,透過市民自發運作。

昨晚,我隨巡更隊跑到龍和道特首辦附近街站。這晚龍和道很緊張,有市民坐出馬路,鎮壓一觸即發。一批市民自製生理鹽水,並設置帳蓬,以備胡椒噴霧出時,可供市民洗眼用。他/她們曾把生理鹽水送往附近救護站,但救護站以不瞭解這些鹽水的效能婉拒接收,他們只好自行設站。這批市民很有心,你可發現在整個佔領區內,每隔不遠,便放下一排排的生理鹽水。

類似的物資站、救護站,在佔領區遍地開花,雖互不隸屬,卻合作完美。巡更隊基地旁邊有個物資站,幾位義工整天派水、派食物、做搬運。其中一個好像負責的青年說:「幾天前經過,有人問我可否幫手,因他要返工。我就做起義工,今天是第三天,後來我又叫經過的人加入。」

洗眼需準備大量清水,生理鹽水站向我們求援。我們向附近的物資站散發訊息,一小時內,四方送來大量樽裝水。見到有水,不時都有市民想喝,故生理鹽水站需不斷呼籲:「要水請往對面物資站」。

有時,站與站會有爭抝。前哨氣氛最為緊張,防守青年用雜物、鐵馬架設街壘,但救護站總希望「網開一面」,預留緊急通道讓救護車通過。這類爭抝經常發生,巡更隊因為有和大家打招呼,往往發揮調解功能。

大伙急步來到分域街街站,見哨站安好,打個招呼,繼續前進。凌晨二時,証實消息純屬誤傳,大家鬆一口氣,只有亞肥失望。

我們分三個小隊巡邏,直至早上八時。巡更範圍從演藝到添華道解放軍總部,過解放軍總部,有另一隊人負責。

金鐘的晨曦,噓,其實很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