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小辯論 

[夏菽]

中年男人跟大媽辯論。他們所在位置,令辯論甚麼都惹人注目。這是一條防線。二人站在鐵馬陣前。鐵馬另一端站著五個警察,五個警察虎視眈眈這場辯論。原本在防守的青年,三三兩兩,在遠處蹓躂。

中年男人說自己是大公司白領,他以豐富知識及辯論技巧,扳倒不善辭令的大媽。白領雄辯滔滔,聲線瞭亮,把我和其他過路人吸引過去。大媽不時抱緊身旁女學生,給她支持。女學生眼角濕了,淚痕在臉。不知原故。

白領展開攻勢,指佔路者破壞社會秩序。他滔滔不絕地說甘地故事,說甘地搞社會運動沒有影響任何人。我很想進入他所說的世界,但總找不到「不影響任何人」的頭緒。他不是「愛字頭」或「藍絲帶」,也不說髒話。他說自己是泛民支持者。「但不會咯」,他咬牙切齒,「下次選舉,我要懲罰泛民,我寫字樓的人都一樣想。泛民自取其咎」。路人插咀「都不關泛民事」。他沒答理。

白領轉攻另一個題目,說佔中者是暴徒。有人答:「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和外國相比,佔中算和平」。白領沒有理睬,繼續,「傳媒說警察暴力,是倒顛黑白」。我瞟了幾位警察一眼,他們都在聽。大媽反駁,不過每次都被白領咄咄逼人地要她拿出証據下,兵敗如山倒。

白領追問,「為甚麼97回歸前沒有發生警察打示威者的事?」哦?這高深問題把在場的人弄糊塗。白領問大媽:「你讀過歷史麽?」大媽定定神:「怎麼沒有打人?67暴動就有」。有過路的年輕人認同大媽。白領質問年輕人:「你知嗎?你幾嵗?」

對於回歸前沒有發生警察打示威者一事,白領繼續說,像告之市民一個應當知道但大家愛理不理的秘密一樣:「政治部…」。我搔搔頭。「政治部預早將搞事者逮解出境,九七後,才解散」。意思是,特區警察算不錯,讓你還能佔中。我結果弄明他的意思。

「參與67暴動的曾德成現在還不在做官嗎?」大媽找到反駁位置。途人議論紛紛。白領對自己一手引出的問題不作回答。西線無戰事,大媽轉去安慰女學生:「現在的警察不打人,小心便可」。女生不同意:「我的同學就被打…」。大媽拍拍女生的肩膀安慰她。

看來,大媽差不多已經屈服,想撤退。白領乘勢向女生進迫:「你讀那間學校?讀那一科?」知道女生是經濟系一年班,白領開始講經濟:「佔中影響香港經濟,令市民消費減少,你知道麼?」一名看似也是白領的青年按捺不住:「經濟只靠消費帶動嗎?消費少些,環保些,有甚麼不好?」

白領胸有成竹問青年:「你讀過經濟嗎?」我心裡嘀咕,他為甚麼老是問人讀過甚麽?白領得勢不饒人:「美國經濟好,就靠消費帶動…」結果…噓聲四起。有人說:「美國已經破產喇,仲講呢d…」我隨人群四散。

臨末,我再瞟警察一眼,他們,沒精打釆,也不知在甚麼時候,比我更早散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