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Lars Lih的Lenin Rediscovered

   [崔老頭]

 一、寫「列寧討論會」前 (註:討論會己舉行)

「列寧討論會」將討論Lars T Lih 2008年出版八百多頁的 Lenin Rediscovered: What is to be Done? In Context。如書名所言,集中討論列寧在《怎麼辦?》(What is to be Done) 的時代背景 (該書寫於1901年,翌年出版)。

《怎麼辦?》被認為是列寧代表作,是「列寧主義」政黨學說來源。Lars Lih正要挑戰這個說法。Lars Lih指,列寧在1904年後幾乎無再提及這書,其它領導人在列寧生前也同樣很少提到。

在《怎麼辦?》中,列寧因應當時沙皇政府大肆鎮壓俄國工人運動,俄國社會民主工黨(蘇聯共產黨前身) 骨幹不斷被捕,黨被迫轉入地下的情勢,提出革命由少數覺悟、有紀律先鋒分子帶領,將革命思想注入工人階級的主張。列寧其中一點常被後人批評的是,他在書中對工人自發性鬥爭表示懷疑,認為革命意識需由知識分子帶入工人中。

但值得注意,在1903-04年形勢緩和後,社會民主工黨再以公開群眾組織運作。這大概是列寧及其他革命領導人很快丟下這書及當中主張的原因。列寧在若干年後的著作便提醒讀者不要將《怎麼辦?》中的先鋒黨概念視為真理,並坦白承認自己言論過火。

一些西方學者以《怎麼辦?》代表列寧,Lars Lih說那是二戰後的事。學者以此來証明列寧與史達林主義的關係(即史達林主義的獨裁,可追溯到列寧先鋒黨概念) 。到70年代,西方左翼活躍分子在「重新發現」盧森堡及托洛茨基(他/她們當時雖未曾討論過《怎麼辦?》,但其後與列寧辯論過民主集中制的問題),也突出列寧的先鋒黨形象。盧森堡的當代支持者提倡群眾自發性,自然批判先鋒黨概念;而70年代以降的托派則在批評史達林主義獨裁同時,讚揚先鋒黨理論。

Lars Lih說,《怎麼辦?》只是列寧回應局勢的產物,它是實踐性的,不是一套原理。在地下黨不斷被政府鎮壓,列寧為那些忍辱負重的幹部指出希望,鼓勵他們以紀律及献身精神堅持。而且有一點很重要,就是列寧不斷提出,即使形勢嚴峻,不要退縮,要繼續向工人做政治上的宣傳及教育。Lars Lih說,當1903-04年形勢改變後,社會民主工黨便從先鋒黨返回群眾組織。所以,單從《怎麼辦?》內容,或沒將它放入社會脈絡中,便無法瞭解列寧,更遑論瞭解俄國革命的歷史。

Lars Lih也提出一個「非主流」的看法,就是:列寧是一個「愛爾福特派」。「愛爾福特綱領」是德國社會民主黨於1891年通過的綱領文件,主要起草人為伯恩施坦、倍倍爾及考茨基。綱領宣稱資本主義即將滅亡,當前任務是透過合法政治參與而不是革命達到目的。社會主義者當下任務是提高勞動者的生活水平。

Lars Lih很「離經叛道」,因列寧其後與伯恩施坦及考茨基因改良還是革命及其它問題分道揚鑣。把列寧撥為「愛爾福特派」確實令人奇怪。但Lars Lih的重點不在這裡,Lars Lih指無論列寧與伯恩施坦及考茨基如何分歧,這些分歧都源自一個「矛盾」,就是社會主義如何能與工人階級結合的命題,而前者主要是知識分子關注的事;這個兩難可追溯到馬克思那裡。

Lars Lih認為,在1863年建立德國工黨的拉薩爾(一位學者) 為其後的社會主義工人運動開拓了榜樣,就是社會主義工人運動必需要有自己的政黨,並代表整體社會利益。而伯恩施坦及考茨基等人(還包括馬克思及恩格斯)就著力將社會主義與工人運動結合,也就是左翼知識分子與工人階級的結合。「愛爾福特綱領」是這個傳統的代表。

Lars Lih認為,列寧基本上沒有離開「愛爾福特綱領」的界線,只是俄國環境並不允許他照單全收德國社會民主黨的運動模式(俄國缺乏民主,集會結社出版甚為困難),列寧必需尋找附合俄國狀況的方法,但列寧一直仍在「愛爾福特綱領」中(或這個矛盾)中思考。

我總結的是,把列寧的組織概念表述為先鋒黨或是群眾組織,可能是只執一點,不及其餘,也是一種機械說法。更重要是,組織方式是如何對應社會現實(包括工人的狀況) ?如果問街工是個或應該成為一個甚麽組織(基層勞工團體/基層群眾組織) ?列寧可幫一下忙。

 

二、怎麼辦:列寧在街工

Lenin Rediscovered: What is to be Done? In Context引起很大爭論,尤其左翼圈中。我不知Lars T Lih是否左翼,但他經常出席左派論壇,並以研究俄國革命史著名,他同時是音樂教授。

與許多左翼學者不同,Lars T Lih的研究不以政治主張先行,他強調史實。但如果我們以為歷史研究是全然客觀,不涉政治立場,Lars T Lih會笑我們。事實上,左翼熱烈爭論這書,正因為它提出與主流不同看法(包括左翼在內的主流) ,提出對俄國革命不同理解,這些足以影響我們思考左翼運動的未來(儘管Lars T Lih沒有直接提出這些) 。

我們不妨從批評者入手。一位左翼(看來是托派) 批評Lars T Lih將列寧形容為自由主義者多於社會主義者。因Lars T Lih不斷強調列寧在《怎麼辦?》提出,俄國社會民主工黨應乘著俄國民眾(包括工人在內) 反抗運動的高漲,全力介入爭取民主(儘管由自由派領導),而應不困守狹義的工人運動。

Lars T Lih認為列寧參考的是德國社會民主黨運動模式(由拉薩爾創立,建立全國性的工人政黨),而對同時代德國社會民主黨精神領袖考茨基的理論,列寧一生尊重(後來二人分裂,列寧亦只是批評考茨基沒有貫徹始終,而非否定其前期觀點) 。Lars T Lih認為,列寧在《怎麼辦?》提出「先鋒黨」(即工黨應由一班人數不多、嚴謹紀律、奉獻精神的精英推動),是因應當時沙皇鎮壓,工黨轉入地下,工黨無法展開工作而提出。

在《怎麼辦?》中,列寧除鼓勵黨工要堅毅不屈,給他們希望外,更提出建立全國性報紙,教育群眾,為下階段作準備。在這之前,德國社會民主黨亦曾被卑斯麥取締,轉入地下,但憑著強大組織力量,德國社會民主黨未被削弱。一俟黨禁廢除,德國社會民主黨便透過參選躍升成為德國第一大黨。這些都給列寧信心。Lars T Lih認為,列寧一直想走著前者道路。但問題是俄國民主空間不及德國,德國社會民主黨可依靠公開組織、全國刊物及參選壯大自己;但獨裁的俄國卻沒有這個空間。所以列寧提出左翼參與民主運動的首要性。

傳統左翼一直以伯恩斯坦及考茨基的「墮落」來突顯共產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的不同。現在Lars T Lih指列寧尊敬考茨基一生未減,Lars T Lih彷彿在說,二者同屬一家,只是方法有異,不妨識英雄重英雄–像列寧一樣。

傳統左翼(包括托派) 對Lars T Lih「漂白」列寧不是兒味,我卻寧揀這個多點人性化、少點神聖化的列寧。在Lars T Lih筆下,列寧有對工人運動的堅持,亦靈活易變,一點不教條。能在堅持與失誤中前進,他常過分樂觀而導致失敗,但很快便將之修正。

Lars T Lih不像大部分左派,他不主張把《怎麼辦?》提出的「先鋒黨」視為列寧的基本理論。Lars T Lih說它只是因應情勢的對策。兩年後,當工黨再獲合法地位後,便從新走上群眾運動的組織方向。而自此列寧再未提及此書,除了一次,若干年後他提醒讀者,不要將《怎麼辦?》視為萬試萬靈的秘笈,他更為書中過火言詞而道歉。

傳統左翼(包括托派) 對列寧及《怎麼辦?》愛護有嘉(卻略嫌過於神聖化) ;但右翼及自由主義者(包括一些左翼)拿著《怎麼辦?》攻擊列寧不放。《怎麼辦?》里有這麼一段話,批評者將之與其後史達林的獨裁連上關係:

「工人本來也不可能有社會民主主義的意識。這種意識只能從外面灌輸進去,各國的歷史都證明,工人階級單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聯主義的意識,即確信必須結成工會,必須同廠主鬥爭,必須向政府爭取頒布對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而社會主義學說則是從有產階級的有教養的人即知識分子創造的哲學理論、歷史理論和經濟理論中發展起來的。現代科學社會主義的創始人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按他們的社會地位來說,也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

一直以來,許多人以此批評列寧不相信工人,是精英主義,是史達林甚至是共產黨獨裁的根源。但Lars T Lih卻提出另一個說法,他說將知識分子與工人結合成社會主義運動一直是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方向(無論是拉薩爾、馬克思、恩格斯、伯恩斯坦、考茨基都沒有離開這個傳統) ,事實上早期的社會主義者都是知識分子,與工人運動關係疏離。社會民主黨與其它社會主義不同之處,正在於主張與工人運動結合。這個傳統同時認為,工人日常鬥爭並不孕育社會主義,需要由知識分子帶入,然後工人成為社會主義者,推動自身的解放。Lars T Lih說,在這點上,列寧並無新意,他只是沿著這個傳統而行。而列寧所指的知識分子,也包括工人。

Lars T Lih研究了大量當時的文献,包括列寧的對手,指出當時並沒有人批評列寧是精英主義。相反,列寧是堅持大量吸納工人幹部入領導層的人。故當時批評列寧的人恰恰相反,批評他太工人主義,對知識分子不夠重視。Lars T Lih說,認為列寧是精英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冷戰的產物。

 

三、後話

近日街工出現應否再定位為群眾組織還是先鋒黨的討論,我覺不宜將兩者對立。它是座標的兩極,就像沒有「上」,「下」就沒有意思一樣。一個沒有群眾的先鋒黨,先鋒還剩下甚麼意思?

  1. 街工界定自己是基層勞工團體,一個群眾組織。它是否一直在推動結合左翼知識分子與工人的運動呢?我這樣認為。大家怎看?
  2. 嚴謹紀律、奉獻精神是早期街工精神(或者是我一廂情願認為),我亦以此自豪。近年是否已逐漸退色?有人說不合時宜了(尤其不合年輕人口胃) ,是嗎?。我們應繼續堅持嗎?
  3. 過往左翼運動基於種種原因,被教條化、神聖化。我們要學習便需放下條條框框,實事求事開放討論。Lars T Lih作了很好示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