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圍的憂鬱

[亞蘇]

(1)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有時覺得,我們真像一支軍隊。

(2)

鐘鬧了不知多久,睡不好,帶點病。老婆問:你究竟起不起床!

下雨嗎?我問。可惜事與願違。

(3)

三月廿九日,天公造美。

天水圍。天晴邨。廣場。漂書節。

平時漂書,是交換書本玩具。今天只送不收,因街工天晴邨辦事處兩天後便–關門大吉。

漂書節成為向天晴邨的最後致敬。擠滿街坊。我拍下這最熱鬧又最後的一幕。

(4)

幼童在地上爬行,在叫咪的米高身旁經過。米高彎下身逗他。我拍下這鏡頭。

琴姐能一口說出每位街坊住在那兒。

以後怎找你?街坊問。

老友記看見米高,說大家同鄉,要搬一個大磅來送他。

不知米高怎答。

中年人熱情和亞櫪打招呼,說一起派過傳單。亞櫪一臉狐疑。

原來他說在長毛那處。

一個剛才還感到愜意、滿載而歸的小女孩哭起來。

弟弟不見了…教她打電話給午睡的媽媽,她不敢。問她弟弟甚麽模樣,不懂,只懂哭。

我打開手機,讓她看相,原來地上爬爬的就是。只背面,衣服卻清楚。分頭找,很快憑衣服在公園找到。

小女孩捧著大袋書本和玩具,拖著弟弟回家,來不及擦掉所有眼淚。

(5)

很多街坊來告別。為甚麼要搬呢?同事有點不知如何回答,雖然今天已答了百遍。

沒同事、沒錢。難得建立的感情,卻如馬克思所說,一切實在的化為烏有。

街坊是否感到被離棄?

(6)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成遙望玉門關

天水圍像孤城。

有個團體叫「衝天盟」,口號是「衝開圍城 踏出新天」。

「外邊」(香港)發生甚麽事,都像與天水圍無關。經濟不好,無事不出城。為的是付擔不起廿多元車費。

現在,又一個團體離他們而去。

(7)

漂書節結束,即日要把天晴物資運往天慈。

疲累。我無法與同事撐到底,而且有另一個會。

記得中午問過亞櫪搬遷情況如何?她說整整一周忙得仆街。琴姐也說丈夫兒子早已頂唔住。

車未到九龍,電話響起,同事因搬物資爭抝。

孤軍作戰,怎會好受?

(8)

勸君更進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感到被離棄的又何止是街坊。

天水圍同事常說,中央的資源他們無法分享。偌大的天水圍,只有同事四人,無法經常「出來」開會,資訊溝通不足。

今次漂書,天水圍同事向街工求救。但大家太忙,「外邊」在打仗。愛莫能助。

天水圍團隊,像孤懸域外的一支孤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