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命運?我們的工時!

讀者投稿   [安東尼]

 

復活節的幾天假期,在家看了不同的電影,重看了<命運自選台>,與現時社會的情況,勞工的生活情境作了一些連結。很多時候,我們會把生活當作是個人的選擇,正如自選台的男主角一樣,我們好像可以手執遙控器,自主自己的人生,然而所謂的自主人生,我們又多少能真的控制,在我們的人生之中我們又可以有多少的選擇,命運自選,現時的工作環境,現時的工作時數,我們真的有選擇的機會嗎?

在戲中最深刻的一幕,就是主角在最後向自己的兒子講:「Family comes first (家庭第一)」,這也是這套電影希望帶給觀眾的一個訊息,以家庭為先,多與家人相處,不要因為醉心於工作,而忘掉親情的可貴,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因為一生只有一次,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能回頭,就會因此而後悔。故事的情景,故事的體會,相信看過影片的人也有相似的領會,然而我希望再深去思考的是,我們理解了,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我們明白了不希望後悔,然而悲劇為什麼一而再地發生,我們了解,我們知道,為什麼我們就是做不到改變,撥多一些時間與家人相處,抽空去與家人聯絡感情?

好像有得選擇的偽命題

或許電影帶給我們的,是一個我們好像有得選擇的偽命題,把我們沒有與家人相處的責任也歸咎於我們沒有好好地去選擇,因此也作了錯誤的決定,沒有與家人相處,錯過了家人的重要時刻。我想再去追問的是,責任真的是我們自己嗎?是我們真的沒有好好去選擇我們想過的生活嗎?

選擇取捨,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而香港人也相信勤力會獲得回報,因此我們選擇了工作,而放棄了家人的時光。我們選擇了升職,而錯過了與家人的重要一刻。但真的是這個命題嗎?為什麼一些社會上的家庭,他們的父母需要工作一整天而照顧子女呢?為什麼他們這麼勤勞,卻賺得只足夠生活呢?為什麼他們選擇放棄家人,卻仍舊維持著原有的生活狀態呢?是我們自己的問題,還是這個社會、這套制度出現了問題呢?社會上一直以來所談的長工時,我們對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工時,又會有多少的選擇,又可以有多少的控制呢?這個現象是否就是反映著我們的生活形態。一個只有工作,沒有個人或家庭生活的社會形態。

從企業精簡人手說起

雨傘運動影響了一些青年人參與政治,但是在雨傘之前的社會,我們香港人對政治一至也許沒有太大的興趣,香港人確是對經濟有較大的關心。但政治與經濟的關係,是可以分開的嗎?只談經濟,不談政治,只是作不問世事的經濟動物,這樣就可以有好生活嗎?

的而且確,我們的工作模式,我們的生活形態,與香港的經濟有著緊密的關係,對於政治,對於世界形勢,很多時候也是經濟的聯想,正如一些分析指出,香港人好像是一群經濟動物,經濟以外,很多時候也漠不關心。但工作模式與生活形態的組成,卻是因為政治的環境所影響,工時的沒有規管,就是因為香港人在政治方面的敏感度不足,從前香港人很自豪勤力就可以有正面的回報,在現在香港社會的情況看來,勤力大概只是換來不被淘汰及留在工作崗位。從前勤力會放下家庭,但有好生活,但今天呢?當僱主賺到盡的時候,僱員又是否被剝削盡呢?

1997年香港出現了金融風暴,社會經濟及氣氛極差,之後的時間出現了沙士,經濟跌入了谷底。企業在這段期間精間了人手,香港人的工作模式也因此而改變,「一個人需要做幾個人的工作」、「工作量沒有其他同事分擔」、「每晚要加班直至零晨」,這些生活的情況在我們的身邊不斷發生,無論是會計、社工、還是基層的工友,工作量工時不斷增加,薪金卻沒有加。精簡的是人手,也精簡了我們的生活,「放工已是黑夜」、「很久沒有見過太陽」、「與朋友家人的相聚時間很少」,很多時候也聽到朋友這樣的訴苦,到底他們是在工作,還是他們是在「賣身」?

從沒有想過,要看見太陽,原來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但當了解到朋友們的這樣分享時,感覺到剝削是如此的真實,無止境的工作,排山倒海的工作量,皆因工時並沒有一個上限,當沒有一個上限,工作也就成了無止境。對於工作環境,我們的政府並沒有去好好管制,工時過長影響家庭,也影響個人的健康,試問一個凌晨一時才下班,卻要在早上九時再上班的人,怎會有足夠的休息?

工時與工作量

早前有指,規管合約以減工時,社會上已作過討論,亦有人提資方可以取巧寫上工時,僱員的處境並沒有因為立法而改變。從事件也可反映,政府一直迴避工時立法規管的責任。當提及標準工時的時候,我們每每會聽到老闆大呼:「規管了工時,公司需要增加人手,開支定必上升,毛利定必減少。」某程度上,老闆反映了的是一個現實,但與一些「打工」的中年人討論,他們卻很多時候也認同這個情況,體諒老闆的「負擔」。明白大家也很擔心自己的飯碗,擔心規管影響自己的收入,但大家作為勞動者,規管了工時,其實就是要讓員工能重回生活之中,使員工可以享有他們的生活,自主地選擇及運用自己的時間。

長工時的問題也獲得舒緩,特別是月薪的人士,有一些會計界朋友跟我講,他的工作是一萬元月薪,但除以自己的工時,其實與三十元一天的工人沒有什麼大的差距。工時的規管,正正是要使公司聘請合適的人手,按合適的比例分配員工的工作量。員工並不是僱主賺取利潤的機器,員工工作是犧牲了時間,薪金是對員工的一種補償或是賠償。或許有些人會以經濟學的原則,如僱主要利潤極大化「賺到盡」,以及減底成本以獲最大利益,但成本不應轉價在員工的家庭,不應以勞役員工,剝削員工的生活而獲利,因為僱主這樣獲得的,是叫做「暴利」。

至於以工時計算工資的工友,明白你們害怕工時規管,會使自己的工資減少,原本三十元小時的工作,一天可工作十二小時以上,以獲得足夠生活的工資,當規管工時,你們的工作時數便可能減少,收入也可能減少。但面對這個情況,要知道工作是可以選擇不去做的,當工時被規管後,工人勢必選擇在工時內可獲得最多工資的工作,低工資的工作人手將會減少,資方在此時如果繼續維持低工資,必然面對缺乏人手的問題,因此資方如果希望留住工人,定必提高薪金。同樣的道理,也會發生在不同的行業。

新自由主義下的勞工

前面提到政府很多時候也在逃避規管市場,使市場缺乏監管,政府這樣的取態,很大程度也是受著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所影響,政府過去經常強調的積極不干預政策,維持所謂的自由市場,在很多議題上的退居為監察者的角色,其實與今天我們的勞動市場,沒有一個限制的工時有著密切的關連,政府開放市場的自由,把當中的監管去除,正正就是造成今天我們長工時以及低工資的情況。

這個市場對於既得利益者是「自由」的,去監管市場使既得利益不用因剝削而帶來成本,那些成本可能是監管而來的罰款等等,試想想假如最高工時訂立,這些資本家在加班時需要給予合理工資或是補償假期,這些成本是現在政府沒有規管市場,沒有立法訂下工時而節省的,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打工仔」因為沒有最高工時的損失是何其之大。

政府沒有做好規管角色,使資本家「自由地」用他們的資本去向勞動者欺壓,而勞動者處於一個這樣的市場,一個政府沒有有效保障市民的市場,剝削、壓榨、長工時、低工資,這些不公平的工作待遇,就是在這個環境、這個政府的「積極不干預」之下發生。新自由主義看似為市場帶來自由,但對於基層、對於「打工仔」、對於只是在工作的人,其束縛卻大於自由。

新自由主義把工人牢牢地束縛在工作之中。所謂的「自由」,只是給予既得利益者的自由,只是造成貧富不均的自由。再深思新自由主義,其理想不是為所有人帶來平等和自由,恰恰相反,他是要為這個社會帶來不平等階級的意識形態,一個製造社會成為叢林法則、適者生存、你死我亡,的一套思想。在這個形態社會提倡的「勤力」及「多勞多得」,就只是蒙騙我們那些工人、僱員繼續工作,不作思考的毒針,記得政府叫年青人努力工作,耐心等上樓的口號嗎?其實就是他們在營造勞力就會有獲得的「空願景」。

命運自選標準工時

女性主義者謂:「政治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政治。」當天的處境是女性與男性之相處,既一同生活在一起,男女之間也是一場政治角力。今天勞工在社會生活之中,也是與僱主進行一場角力,由於政府未有對工人權益給予適當的保障,政府一直保持著所謂的中立及作為調停者的角色,因此工人在工作場所之中,需要獨力面對僱主的剝削,工人權益一天沒有保護,工人與僱主一天也在角力之中。

回到電影的場景之中,自選台在天使給予機會之下,選擇了重視家庭的生活。「如果命運能選擇」,作為工人的我們,今天需要做的是什麼呢?在我們手中,並沒有如主角一樣的遙控器,但我們一樣可以去選擇,去選擇我們的生活。今年的五一勞動節,主題是「標準工時」,社會不同的勞工團體將會有不同的遊行,目標是求政府立法規管工時,以一星期四十小時工作為上限,保障工人權益及生活,我們要一個怎樣的工作環境,我們要一個怎樣的生活質素,就是看我們會如何集結力量,共同爭取工人們的合理工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