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生不做香港人》-今生何去何從?

文:[阿嘉花]

如果有來生,你還做香港人嗎?中港融合之下,遙望未來,即使你仍然想做香港人,又可以如何做?

《來生不做香港人》描述一對客家姊妹,分隔中港異地成長,妹妹美行到香港讀書,聰明能幹,後來獨當一面,號稱公關一姐。直至近年中港融合,讓二人的命運再度交織。

片中對內地人的描述,已不是幾十年前的「阿燦」或「表姐」,美行與三個內地人物的交集(Isabella、美田、二嬋),可以反映三種中國想像。其一,美行的上司Isabella,她貌美能幹,熟悉內地國情,她象徵上層的經濟侵略,美行作為本地專菐精英,獅子山下打拼多年,卻不敵內地資金進場,公司突然空降Isabella做她的上司,Isabella不是富有而已,她有學識、才幹和人脈,她罵美行不懂國情,自以為是,所謂香港人,才是井底之娃,未能與將來接軌。

「將來」是甚麼?根據Isabella的說法,香港人要有自知之明,「將來」是中國的世界,香港人要迎合將來,就要放眼中國,學習中國式手法,還要能屈能伸。Isabella間接令美行離職,還阻礙美行創業,連美行的男友也搶了。簡而言之,她讓美行沒有立足之地,這也是當下香港人所面對的危機,對內地資本、香港前途和發展空間都充滿焦慮。

另外兩個角色,美田和二嬋,分別象徵內地中產人士和貧民百姓,前者是美行的親生姐姐,她勤奮上進,經營食肆,受惠內地經濟發展,近年家境比美行更好。後者是美行的新舅母二嬋,她賢良淑德,本是山東農村人,到東莞打工,後來嫁給美行的舅父鎮江。相比起Isabella的「侵略」,二嬋象徵中國的「苦難」。

美行作何取態?她最後也選擇融合,融合對象是她的姐姐美田,美田捱得苦、交際了得、孝順長者,她協助美行北上公幹,處理批文和賣地,她的做事手法是「中國式」,與美行在合作上產生過不少磨擦。後來美田來港發展,中國式手法碰壁,但是她做事非常認真,傾力籌備紅樓宴,在發揚中華飲食文化上,頗有成就。

融合其實不是選擇而已,也是大勢。中港已融合於生活各個層面。Isabella下場淒慘,不見得現實如是,面對龐大內地資金流入,連同政治權力的制宰,香港人,今生何去何從?美行由專業而惡頂的中產分子,漸漸有所轉變,不惜毀掉生意,也要協助內地釘子戶泰來保住老屋,她繼承姐姐發揚中華飲食文化的志業,還有援助低下階層的舅父及其新移民妻子二嬋。美行由最初對美田排斥,到後來兩姊妹共生依存。她的選擇,置於當下,是否為香港人所接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