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教育的遺言: 學習求甚麼?

對香港教育的遺言: 學習求甚麼?

莫思停


隨著適齡學童減少, 三保政策(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完結,以及各項臨時撥款的修訂或完結,今年很多中學的合約教師面臨被裁。我是其中之一,然而我不想再申訴合約制的不公,因為此類論調在網上俯拾皆是。我只是想單純地反映一些自己於學校觀察到的香港教育問題。也許以後也沒有機會為香港教育出力的餘地,唯有留下此建言或遺言。

 

然而在討論教育的問題前,必先釐清教育的意義。我認為教育的本質是讓學者得到學習的能力,持續地建立對外界的興趣和了解的慾望,使獨特能力得到發揮貢獻社會。

 

香港的教育明顯地缺乏遠景和目標,師生都缺乏反省學習的意義。走進課室內,常聽到的話,包括「我哋嚴重落後」丶「記底佢考試重點黎」丶「今日教唔哂我唔會放」。香港由上以下的教育系統,以及共生的考試制度衍生中的問題就是,師生都在漫無目的地追趕,以致稍為停下腳步的空間也缺乏如如。學生鮮有機會反省課程內容如何實踐於生活上,使他們的知識和現實不致脫勾。即使教界起初寄予厚望能一洗香港教育污名,以期培養批判性思考的通識教育仍宿命難逃,走上了封閉堵塞的老路。學校更重視的是灌輸一套思考框架以應對各題型要求,而少有解釋該框架的合理性和邏輯性何在。學習環境和現實社會的疏離,最直接的打擊是摧毀學習動機,使社會變成一個不願學習的社會。而且,社會鮮有提出在學校以內正經八百地讀書以外的學習想像,更使學生難以達致上段所描繪學習的理想。

 

在我短暫的教學歷程中,最讓我惋惜的是很多聰慧的學生可以在考試時把課本倒背如流,然而在考試過後往往把知識拋諸腦後。咎其因由,學習只為了考試,而非為個人成長。考試又為了什麽?從小一起一連串的大考小測都是為了社會儲備人才,務求讓資本主義社會運作持續順利,所以培養的都是單向平面的人。所培訓的內容也著重於商業社會的實際運用,以語文教育為例,著重聽說讀寫的操作,少有對文化知識的關注。此外,有些學生專長不在學業上,美學和體育的發展往往取決於學校是否願意投放資源。在這些方面有天份的學生,也有不少被扼殺,全因社會運作不強調這方面的才能,還記得梁振英說體育界沒有貢獻嗎?這的確反映很多家長和學校高層的想法。

 

魯迅的社會是禮教吃人的社會,而今日香港已是教育吃人的社會,吃下了無數人的可塑性和可能性。關於教育問題,我還有一些意見,有機另文再說。


 

作者簡介:

莫思停

(教育界廢青,仍在浮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