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何價?───通識科發展的滄桑

專業何價?───通識科發展的滄桑

逆光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師」一向有解決難題﹑傳授專業之義。香港的各種「師」,不論「律師」﹑「會計師」﹑「工程師」…….大多被冠以專業之名。而「教師」作為知識傳播的主體,更早有精細的分工。近年,教育界便行「專科專教」,語文﹑商科及理科科目均由主修該科的教師任教。

 

專科專教似乎呼應了社會對「專業」的迷思(一如公眾對醫生、律師等專業的信任),於語文科目尤其如是。教育局接連推行基準試及普教中便是明證。然學海之瀚,術業之專,豈止於工具性質的語文讀寫聽說技巧?通識教育近年被增為高中課程必修科,可見世界潮流對思考明辨的能力需求殷切。但另一方面,通識科卻有違香港大眾對傳統「教學專業」的認知。因香港大眾普遍以科目的工具價值來判定其「專業」與否,簡單來說,即是「學習這科目的技巧對我有否實際幫助?」/「這科目能否增進我的專門知識?(如公文寫作能力/會計技巧」。因此,初推此科之時,坊間時有「通識即係通通都(唔)識」的想法。

 

從上可見,通識科於學制內的重要性(畢竟它影響無數考生的升學機會)與坊間的「專業迷思」弔詭地互有矛盾,這矛盾直接影響當今通識專科教師(主修通識教育的教師)的教學素質,前景,甚或生計。因要是通識科得不到普遍認同,則此科的「專科專教」無從談起!然而,如它不屬專業,何以當初又會用心良苦推為必修科?此科的教與學對師生又有何意義?通識科未來該何去何從?或許,我們應先回到問題的本源:何謂「教學專業」?

 

甚麼是教學專業?

自工業革命以降,人類日益依賴科技及專門技藝,衍生出五花八門的專門學科。各學科亦隨更仔細的社會分工而分散出更多旁枝。試圖將科學方法用於社會研究的社會科學便是一例,它分散出的心理學、社會學以致統計學均屬此類。此發展令現代社會仰賴知識的工具性部份,各學科的實用程度成為衡量其專業與否的指標,這從商業科目及部份實用語言(如普通話科)的興盛便可見一斑,可見學科之專業與其於社會上的實際功用掛鉤。這引申至中學教育的層面,便有當今語文科目﹑數學科及商業科目(如會計科)等「專科專教」的局面。該科教師基本上只需持本科大學學位(如主修中文),便可擔當主教該科的教席,剩餘節數則兼教其他科目(如每週任教十八節中文課,兼教四節初中歷史課)。這種制度模式無形中界定了「教學專業」。然而,問題來了:此種界定下,欠顯著實際功用及硬知識框架的通識科,是否一種專業?

 

政府最初似乎肯定了通識科的專業。自推行以來,各大院校紛紛費洪荒之力推出通識科的師訓課程,並得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認可撥款。UGC為官方諮詢機構,其資助無異代表政府肯定通識科教學的專業。自2008年開始,各院校便培訓了達4500名通識科專科教師。這種對「專業」的肯定吸引了無數人文學科及社會學科畢業生投身通識科教育,圖以此教學專業照亮前路。時至2016年,政府於通識教師的培訓仍是不遺餘力,筆者於各媒體平台不時見到的院校師訓廣告便是明證。廣告中人年輕活潑﹑神采飛揚,予人前途無可限量之感。種種廣告渲染及UGC的支持,似乎意味政府能堂而皇之地宣揚通識科教學的專業,一切歌舞昇平。

 

但現實卻與表象背道而馳。

 

通識科推行的確得到政府的認可,但很多學校於行政上卻未有將通識教學視為不可取締的專業。自中學收生人數減少﹑政府削減高中津貼及通識科津貼﹑「優化班級計劃」已屆「削還老師」之期以來,各學校便苦苦思量節省開支之法。通識科成為「開刀」對象。大量學校為節省開支,削減「通識專科老師」而轉聘「兼教通識老師」,意味著「非通識轉科」的教師仍可憑其本科資歷獲聘,在主教科目外瓜分「通識專科」教師原有的通識課堂(如體育科教師兼教通識科)。結果,大量通識專科教師因「通識不再專」而失去教席。為一旦專業認可受損,即通識科隨時可成學校節省開支時瓜分之物。專業被瓜分,意味求生之道不再穩妥,專科教學的能力亦不再是寶貴資產,通識專科教師的前途生計岌岌可危,更莫說維持優秀的教學水準了。不論內行人或外行人,只消在明報求職專頁<JUMP>內搜尋一下,便可見十居其八的通識科教席均為「兼教通識科」教席。

 

面對此等困局,教育局卻未有重申通識科之專業,為通識科「專科專教」護航,反而卻依舊削減開支,對通識被瓜分的問題不予正視!到底在當局眼中,通識教學的推行是否一門值長遠發展的專業?抑或只是為解決資源不足而推的式行政手段?通識科教學被「瓜分」是否早已預演的一幕?種種質疑未得回應,行內人心卻已惶惶。當局愛理不理的態度,無異宣告「通識教學專業」之死。當今通識教育界內怨聲載道,政府可謂責無旁貸。

 

思考現況,也許除歸因教育局的政策外,我們亦要回溯本文上半部曾談及的根源問題:我們的社會如何看待「專業」二字?當各科教師均可隨時擔當「通識科教學」,而校方﹑學生﹑以至家長都未覺大礙時,或多或少反映社會對通識教育的輕視,亦顯示此科目的能力在香港社會中未被廣泛認同,以致其專業性不受尊重。試問一般學生除覺得通識科範圍廣闊﹑要求抽象難拿捏﹑答題技巧枯燥外,對此科還有何印象?畢竟通識科未能教人營商致富﹑撰寫美文﹑通天文地理……然而,難道「專業」便謹限於此?Liberal Studies,如其名,是要學生liberate their mind,擺脫現實的傳統信念枷鎖,思考種種現象的合理性,以及背後千絲萬縷的矛盾爭議。這種思考能力,與其說「不夠專業」,倒不如說是「凌駕專業」!它引領學生反思各專科背後的運作原理,不在乎教懂學生「怎樣做」,而要學生思考「為何要做?」試問當學生未思考「為何要做?」,便急於學習「怎樣做」,又與訓練有素的馬戲團動物有何區別?此理其實並不難懂,正如體育訓練中,不能為節省開支而「炒」體能教練,改由球類教練或田徑教練「兼教體能」,因「體能」雖非比賽項目,卻是各運動可行的根本條件!因此,通識科教學儘管於課程內容及實用技巧上少於其他「專科」,其地位卻依然是無從忽視,更遑論應被他科老師兼教「瓜分」!

 

行文至此,惟願教育界﹑政府以至社會重視予通識科教學專業應有的尊重,以避免通識教學質素下降,亦舒緩眾通識科專科教師的就業重擔。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