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四百年 [夏菽]

近看中央四台<彭德懷傳>,講到抗美援朝戰役,艱苦無比。我看的時候,不斷聯想,這塲戰爭,就像1552-1598年壬辰戰爭的續集,當時豐臣秀吉圖透過入侵朝鮮以征服明朝。是役日本慘敗而退,明朝亦民窮財盡。而壬辰與抗美援朝之間四百年,又經歷了甲午之戰(1894-95), 日俄之戰(1904-05)。這場爭奪東亞/世界體系之戰,仿佛四百年仍未結束(今日朝鮮半島仍然緊張)。對中國而言,是否人面全非卻,桃花依舊? 只是日本換上美國而矣。

近日看康明思(Bruce Cumings)的《朝鮮戰爭》一書,出手不凡。這位芝加哥大學歷史系主任力圖扭轉美國人對韓戰的偏見,譬如時至今日,許多人仍堅持北韓乃邪惡帝國,而美國是正義之師。康明思認為,事實上韓戰時,南北韓軍隊同樣殘酷,動輒屠殺平民。

康明思問,為何南韓在北韓攻擊下,不到一星期便徹底崩潰? 他說必須回到二戰日本投降後,美蘇瓜分朝鮮半島後,雙方所扶植的是甚麼政權說起。

題外話,前幾天讀報,南韓總統選舉,文在寅在全國大勝–但除了在大邱至釜山ㄧ帶外(南韓的東南部)。這里仍是保守派天下,而且自戰後歷來如此。

我不知兩個故事有沒有關係。當年北韓南侵,越過三八線,不到一星期,南韓便淪陷,只保住大邱至釜山一帶,後靠美軍在仁川登陸,從後襲擊,才令北韓退回三八線後。之後美軍越過三八線,北韓節節敗退,只能守住毗鄰中國的北方少數地區,中國志願軍便全面參戰。

康明思說,二戰日本投降後,便著手建立以美國為首的日,台,南韓(我不知是否包括香港)軍事經濟體系。當年構成南韓政府的人,幾乎都是日治時代與日本合作的韓人。所以戰後南韓政府並不特別譴責日本侵略,與民間的反日形成對比(金大中上台後才改變)。而構成北韓政府的,都是抗日游擊隊,北韓一直清算那些與日合作的人。所以,面對北韓,南韓軍毫無士氣,也得不到群衆支持。

康明思說,親西方的報導只會指北軍暴虐,對聯軍濫炸平民卻隻字不提。事實上,聯軍(主要是美國)投在北韓的炸彈,比二戰投在太平洋戰爭上還多。康明思說,其後的越戰其實是韓戰的翻版,許多美國人從越戰中汲取教訓,但對死傷比越戰更嚴重的韓戰,美國人卻有意遺忘。

從壬辰到抗美援朝的四百年,是否可理解為東亞世界體系的一次洗牌開始,日本首次起來挑戰中國的地區領導權,以失敗告終,然後西方列強闖進來,日本擊敗俄國後再次挑戰中國,又一次失敗。然後代表西方的美國取代日本,成為東亞覇主,與蘇聯角力,是抗美援朝的背景。

從這個角度看,抗美援朝是壬辰之戰加日俄之戰的混合体,分別只是美國取代了日本的角色。康明思指,許多西方人不明白,北韓並非無原無故發動戰爭,在大部分韓國人眼中,打從甲午戰爭,朝鮮成為日本保護國,其後再為淪日本殖民地的這段歷史,並未因日本戰敗而終結。

那些為日本帝國工作的韓國人,在美國扶植下,如今成為南韓新的統治者,與美日台結成聯盟。帝國主義並未消失,只是日本人退居幕後,由美國人站到台前。

想想,當中國志願軍衝破三八線 (那時中國的國共內戰已「結束」),面對的如果仍是國民黨軍隊,感覺會如何?事實上,韓戰爆發後,美軍司令麥克阿瑟便曾想鼓勵台灣出兵,後被總統杜魯門阻止。

康明思舉例,1949年駐守三八線的南韓司令金錫源是朝鮮人,日治時期官至日軍大佐,是日軍中朝鮮人最高軍階的第二號人物。另一位人所共知的,是韓戰爆發時官至第九師參謀長的朴正熙 (他其後升為准將,並在1961年發動政變當上總統,是南韓總統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在日治時期是滿洲國陸軍少尉。

叧一邊廂,日本,一度被視為甲級戰犯的岸信介,在韓戰前已被無罪釋放,在五十年代中 (即韓戰结束時) 組建自民黨,自此日本政壇由自民黨主宰。外孫安倍晋三,是現任日本首相。正是「人惟其舊」,政也依舊。

康明思說,朝鲜人最痛恨的還不是日本人,而是同胞中的「賣國賊」,現在他們統治南韓,淡化日本過去的侵略。

相反,組成北韓統治集團的骨幹大部份是抗日游擊隊,也像為日本效力的朝鮮人被派到滿洲國一樣,以金日成為首的游擊隊,大部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東北支部,在滿洲國 (東四省) 進行游擊戰,令日本的關東軍及滿洲國軍隊疲於奔命。

康明思說,中共大力宣傳的東北抗日游擊隊,其主體力量其實是由朝鮮人組成 (中共史家很少提到) 。當中,金日成的游擊隊享有很高的聲譽。題外話,抗美援朝早期,中國首先入朝的三個師,便由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朝鮮人組成。這批部隊,驍勇善戰,作戰經驗豐富。南韓軍不是對手。

康明思說,西方人一想到北韓,便想到那個父子相傳的世襲制度;其實,日本情况亦相同,一批在日本帝國時期擔任重要角色的官僚,其家族今天仍主宰日本的權力,南韓亦然。(也許,我們也可以將中國加進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