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沙》:《瑯琊榜》外一章 [崔老頭]

2015年大陸電視劇《瑯琊榜》上演 (香港2016年上演),贏得了不少掌聲。內容有關南朝時梁國的一宗叛亂平反案。我看過不止一個香港影評提到劇集是影射六四。《瑯琊榜》大意說梁國派出赤熖軍抗敵,奸臣卻誣告赤熖軍主帥通敵謀反,結果八萬赤熖軍在毫無防範下被兩面夾擊,全軍覆歿,將士家人親友亦被誅連。幸好少帥重傷不死,易容換面,暗中聯系舊部,利用朝中矛盾,剷除權臣,一步一步迫逼國君平反冤案。

平反八九是許多香港人的期望,但期望歸期望,目前大陸影視界並無這個空間。不過,六四陰雲一朝未散,觀眾看到沉冤得雪、死者得以平反的情節,舒懷之情可以想像。至於是否寓寄八九,難妄下判斷。但倒令我想起另一套電影,2011年的《驚沙》。

《驚沙》以1937年紅軍第四方面軍派出兩萬人西渡黃河(稱西路軍),意圖解放河西走廊,以通新疆、蘇聯,建立物資供應走廊的遠征故事。不幸為十倍敵人圍攻,幾全軍覆歿。故事講述紅軍將領秦基偉率三百名紅軍突圍的故事。對於西路軍這次失敗,官方甚少提及,主要因為四方面軍領導人張國濤與一方面軍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央分歧,張另立中央,因而被定性為分裂,更因為張國濤其後叛投國民黨,成為中共叛徒,結果四方軍的將領受到牽連,多受撤職或降級處分。而西路軍的失敗,亦被定性為受張國濤路線影響所致。自此,西路軍便很少被提及。

事情就這樣過了幾拾年。儘管民間不断有聲音要求平反,但要到八十年代初形勢才開始改變。本來的主角毛澤東已過身,鄧小平對文革的批評减弱了毛澤東的光環。現在的主角是時任國防部長80歲的徐向前元帥,及國家主席李先念。

可能因為撰寫回憶錄,據說徐向前的秘書以當年機密電報為材料寫了報告,指當年西路軍戰略失敗,是依從毛澤東等人的中央指示,不應劃為張國濤路線引致。文章得到徐向前及李先念的認同後,交給鄧小平及陳雲評論。徐向前西征時是西路軍主帥,李先念是高級指揮(徐率少數人突圍,最後只剩徐一人回延安滙報,據報徐認為自己拋下同袍,餘生自責不已。而餘下千餘名西路軍兵分三路,亦只有李先念三百人功成突圍進入新疆)。

結果鄧小平及陳雲並沒有反對二人的觀點(雖然也未提出要正式平反),於是這個觀點在軍政界不斷擴散。

夏宇立是「紅四方面軍歷史研究會」副秘書長,曾協助王宏坤上將撰寫回憶錄。夏在2009年出版六百多頁的《史說長征》,為四方面軍及西路軍翻案。當年,王宏坤是四方面軍軍長。

雙石則在2013年以五百多頁的《彿去歷史的塵埃–西路軍問題再考辯》回應,反對前西路軍將領及其後人,把西征失敗的責任全推在當時中央身上,甚至有人影射毛澤東借此剷除政敵。雙石認為,無論是毛或西路軍或中央,均負有不同責任(如當年過份地否定四方面軍及西路軍的貢献,現在則過份地否認中央及毛澤東的作用) 。但大家都是真誠的,只存在錯誤,不存在故意構陷。

據雙石總結,西路軍確實是時東時西,時守時留,有時走了又回頭守,失卻主動,四面受圍,但這又並非單純因西路軍內部意見分歧,或西路軍與中央意見分歧這麽簡單。

雙石同意中央指示同樣反覆,令西路軍無所適從,但這與形勢變化有關。西路軍出征,原先任務包含掩護一方面軍東進,及西擊甘肅,挺進新疆,打通與蘇聯聯系。這任務目標一東一西,只能伺機而行。

但此時卻發生西安事變及新疆軍閥盛世才轉向蘇聯的事件,為了不刺激盛世才,蘇聯決定不再將支援中共的軍火從新疆入口,於是西路軍挺進新疆的任務便失去。在四面楚歌的形勢下,勢孤力弱的西路軍宜火速東回,但此時又發生西安事變,中共和國民黨再次談判合作,所以紅軍中央指示西路軍就地建立解放區,爭取國民黨在談判協議中將部份甘肅劃歸紅軍管理。西路軍在極度危殆的情況堅決執行任務,最後全軍覆歿。

2011年《驚沙》公演,據說許多四方面軍及西路軍後人聯袂觀看,感動不已。電影全面肯定西路軍的英勇事跡。值得注意是,《驚沙》的編據秦天,是秦基偉的兒子。去年(2016年),秦天官至武警部隊總參謀。是否暗示平反西路軍已為期不遠?

西路軍,香港人可能並無感情,但小道消息說,1989年鄧小平下令北京戒嚴,受當時的國防部長秦基偉反對,秦因而遭受軟禁。故江澤民時代,秦天未受重用。

消息不知真偽。現在,要求平反西路軍的秦天平步青雲,那平反六四又有多遠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