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 [崔老頭]

書介《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 [崔老頭]

吉拉德.霍恩 (Gerald Horne) 是美國非裔歷史學家,《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Race War:White Supremacy and the Japanese Attack on the British Empire) 英文2004年出版。本書探討日本在二戰時的擴張政策與大英帝國代表的「白人至上主義」的關係,不少篇幅討論香港。

作者說,在二戰時,不少英美的非裔人士同情,甚至支持日本擴張。他說了一個故事,三十年代,有一個英國非裔富人到美國旅行,碰一鼻子灰,好幾間酒店都不接受有色人種入住。但另一個美國非裔人去日本,卻有意外驚喜。日本政府不許白人上岸,但有色人種例外,受到日本熱情款待。日本人認為,非裔人跟亞洲人一樣,同受歐洲人欺壓。

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一直以打倒「白人的壓迫」作號召,推動其擴張政䇿 (如佔領朝鮮及中國東北是防止俄國南下,入侵華中是防止美國人與蔣介石結成聯盟 )。當時不少日本人認為,以美國為代表的白人資本主義,終會與日本領導的亞洲決戰,以決定人類的命運。

作者霍恩分析了亞洲不同地區對日本擴張及「白人至上主義」的反應,譬如敘述白人在戰前對當地(殖民地)人民的態度,白人戰俘在日本戰俘營受到的苛待,本地人與日本人在日治時期的合作等,不少篇幅更是分析香港。作者說,歐洲殖民者的「白人至上主義」,正好解釋了殖民地為何有這麼多人願與日本人合作。

作者分析日本在東南亞的擴張時說,日本以代表黄種人抵抗白種人作号召,並在打敗俄國及英國(佔領馬來亞及新加坡)後,証明「白人優異」神話破滅。日本在東南亞趕跑英國人後,會尋求與當地人合作。日本甚至把華人的經濟權力交給當地人。日本用亞洲人管理集中營,白人戰俘受到苛待。死亡率較納粹集中營還高(猶太人除外)。

白人國家在意識形態陷於兩難,如高調譴責日本,就如同承認白人主義失敗,他們不想幫日本宣傳(黑人及亞洲人聽了會興奮,尤其黑人及印度人,他們大量在英美軍隊服役)。因此,白人國家對此很低調,故在戰後的集體記憶中,大部份人只「記得」納粹黨苛待猶太人,而遺忘白人在亞洲四面楚歌的遭遇。當時英美的對策是加快改善本國有色人種待遇,並讚揚殖民地人民的貢獻。

本書不少篇幅分析香港,作者說香港保衛戰英方打得一榻糊塗。英軍兵力不足,武器不夠,士氣低落…不過最重要還不是這些。最重要是無法動員170萬市民(主要是中國人)加入抵抗。為甚麼?

因為英國人一直以殖民者姿態,「白人至上主義」管治香港,曾使不少外國來訪的記者,學者,甚至軍人,感到驚訝,發現中國人極度貧窮,毫無尊嚴,跟美國黑人的處境無異。作者說,英美初到東亞時(如日本及香港),都有意無意展視黑人的附從性。此舉令亞洲人很恐惧,深怕自己會像黑人ㄧ樣淪為附庸民族。所以日本奮起現代化。

所以英國人從不信任本地人,怕動員他們,交武器給他們,他們會叛變。日本人則宣稱要趕走白種殖民主義者,對許多人亞洲人來說是ㄧ種吸引。日本亦買通香港黑社會,搶掠白人店鋪,向英軍放冷槍,令英國人對本地人更加恐惧,甚至有些英國人在英軍投降後,寧主動入集中營,也不敢面對不可信的本地人。

英軍不特不信任本地人,在他們的種族主義等級裏,也歧視非純種歐洲人,譬如愛爾蘭人,更遑論印度人,尤其是錫克教徒。作者說,日軍攻擊香港時,首先崩潰的是英國兵,有些甚至不戰而退。相反,錫克兵死傷慘重。但作者指,弄不清楚是否當局有意令錫克兵做砲灰,因英國情報人員早已不信錫克人,指他們很大機會叛變。所以也不清楚後來許多印度兵與錫克兵投向日本是否與不信任有關。而那些非純種的歐洲人,如白人與亞洲的混血兒,也有不少投入日本陣營。

殖民地當局一直以鎮壓內部為己任,包括中國民族主義者及共產主義者,對日本則掉以輕心。本來,左翼工會最抗日,但一直受到殖民地打擊。當時有些香港的英國人認為,就算敗給日本,也好過發槍枝給本地人。

許多香港人在日治時期與日本人合作,曾令一些英國人在戰後向倫敦投訴,他們稱香港是「通敵者之都」,並指那些「通敵者」在戰後仍在香港殖民地有權有勢。事實上,作者說,日本打擊白種人,令不少華人乘勢取代了英國人的位置,在戰爭中致富。

作者說,日本崛起的意義其實十分重大,可嫓美法國革命(打擊封建),俄國革命(打擊資本主義),日本則是挑戰了「白人至上主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